微笑的姨夫时代谢幕:扭转索尼的中兴之主

发布时间:2019-05-22 11:56   For:科技生活   阅读:

微笑的姨夫要退休了,索尼的平井一夫时代正式谢幕。索尼大法好。  

35年索尼生涯

标志的微笑、亲和的性格、腼腆的表情、喜感的手势,被戏称为“姨夫”的平井一夫或许是网民最具好感的跨国巨头企业家之一,甚至有了“守护姨夫的微笑”这个热门段子。

平井一夫的退休并不令人意外,他已经筹划了一年多时间,因而也没有导致股价大跌。早在去年4月,平井一夫就辞去索尼CEO职位,将这家日本企业巨头的权杖交给了原CFO吉田宪一郎,他转任董事长一职,保证管理层的顺利过渡。而今日则是正式宣布完全隐退(6月份),结束自己长达35年的索尼生涯,开始人生的另一篇章。不过,平井一夫还会继续出任索尼的高级顾问。

和很多日本企业家一样,平井一夫将自己的职业生涯完全交给了索尼。1984年大学毕业后,平井一夫就加入了当时的CBS/SONY(现在索尼音乐娱乐)。但与其他日本企业家不同,平井一夫有着极为流利的英语和开阔国际的视野,得益于银行家的父亲,他从小在美国和加拿大长大。

在索尼的35年时光,平井一夫先后效力索尼音乐娱乐SME、索尼电脑娱乐SCE、网络产品等部门,凭借着执掌PlayStation业务交出的强劲业绩,平井一夫在2009年进入索尼核心管理层,最终在2012年接替美国人霍华德·斯金格(Howard Stringer,索尼第一位外籍社长兼会长)出任索尼CEO职位,成为索尼最为年轻的掌门人,达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顶峰。算起来,平井一夫是索尼第七位会长(董事长),第十位社长(CEO)  。

然而,平井一夫接手的索尼却是一个风雨飘摇的没落帝国。创办于1946年的索尼经历了盛田昭夫的创业崛起时期,大贺典雄的优雅美学时期,出井伸之的数字梦想时代,但在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随着数字随身听、液晶电视等一连串技术趋势预判错误,再加上全球经济衰退,索尼开始了长达十多年的持续下滑。

在斯金格时代的改革重组之后,索尼一度出现业绩中兴,但又遭遇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从而再次陷入亏损困境。在平井一夫接任索尼CEO之前,索尼已经连续四年亏损,2011财年更是亏损4566亿日元(约合57亿美元)。“索尼破产”这个知名网络谣言正是从那时候开始流传的。

比巨额亏损更为糟糕的是,当时的索尼已经失去了原先的品牌魅力和行业地位,在诸多硬件领域都失去了原先的领先优势。曾经的索尼,是连乔布斯都迷恋和效仿的工业设计美学王者,是影音行业制定行业规则和技术规格的市场霸主。录像带、CD、随身听、软盘、摄影机、蓝光、DVD、锂电池,这些都是索尼给世界带来和制定的技术标准。一张CD直径12厘米,就是大贺典雄为了录制74分钟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而制定的规格。但现在,这些颠覆性产品都已经是过去时,索尼已经成为了明日黄花的没落帝国。

五年扭转乾坤

平井一夫是凭借着电脑娱乐业务(SCE,游戏业务)的出色业绩,尤其是成功扭转PS3游戏业务的表现,才在2009年进入索尼核心高管层,被内定为接班人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虽然平井一夫并不是技术工程师出身,但他却是索尼过去二十年来最看重产品技术和体验的领导者。

平井一夫上任之后提出的One Sony转型方向,打通索尼各个部门之间的壁垒,确立不同技术之间的体验共通,同时强调互联网服务。上任之后,平井一夫将索尼的核心发力业务确定为“影像、游戏和移动”,力图在这三个市场重新树立索尼的技术优势,并且要求各个部门对自己的业绩指标负责。

上任伊始,平井一夫面临的最现实挑战就是扭亏为盈。为了重新实现盈利,平井一夫不仅狠心卖掉了索尼在东京和纽约的总部大楼,大举进行超过2万人的裁员重组,还大刀阔斧地进行资产调整,卖掉了持续亏损且市场陷入衰退的PC业务,出售了LCD合资企业股份。在这些“治标”对策的推动下,索尼在2012财年实现了430亿日元(约合4.6亿美元)的盈利,五年前首次扭亏为盈。

然而,短期输血并不能解决索尼的失血状况。到了2013财年,索尼再次出现了12.5亿美元的亏损。电视和移动两大业务是索尼亏损的最直接原因。即便在盈利的2012财年,索尼的电视和手机两大业务依然巨亏15亿美元,而盈利的影像和游戏业务利润还不到3000万美元。

真正让索尼走出业绩低谷的是影像和游戏两大业务。2013年,索尼在这两个领域推出了颠覆性的拳头产品,重新占据了市场领先优势。那一年,索尼推出PS 4游戏主机,超越老对手微软Xbox One,成为游戏主机领域毫无争议的最畅销主机,目前累计销量已经接近上亿关口。(截止去年年底为9160万部)。2017财年,游戏业务在索尼的营收占比高达23%。同样是在那一年,索尼推出了A7系列全副无反相机,预告了单反时代的落幕。而老对手尼康和佳能直到2018年才推出自己的全幅微单。

在重视消费电子产品研发的同时,平井一夫也相当看重互联网服务,实现硬件与服务两条腿走路。这一点在索尼游戏业务的PlayStation Network上体现的尤为明显。2017年索尼付费业务所占比重已经达到了40%。

从2014年开始,平井一夫成功率领索尼摆脱了“被破产”的窘况,开始了持续盈利的良性发展。2014财年索尼实现盈利5.71亿美元,除了移动业务(亏损2.2亿美元)全部实现盈利。2015财年,索尼盈利扩大到13亿美元,几乎每个部门都实现了营收和利润大幅增长,唯一的例外依然是除了移动业务(亏损5.44亿美元)。2016财年索尼再次实现营业利润25.8亿美元,净利润6.54亿美元。

2017财年,索尼实现净利润44.26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五倍,创下了历史新高。这是平井一夫担任索尼CEO职位交出的最后一份成绩单。索尼2018财年业绩将在下个月公布。可以说,平井一夫在告别索尼时,可以问心无愧。

可谓中兴之主

纵观全球企业巨头,能在企业陷入严重衰退的危难关口力挽狂澜者实属罕见。在这一方面,乔布斯是一个不可复制的神话。从1997年底回归开始,乔布斯不仅带领苹果走出了破产的困境,更是凭借iPod、iPhone和iPad这三驾马车,连续颠覆数个行业,成为全球消费电子巨头,更是成为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

在乔布斯回归苹果之前的1997财年,苹果营收仅为59.4亿美元,市值仅为30亿美元,而在他去世告别的2011财年,苹果营收已经达到了1080亿美元,市值达到3400亿美元;不仅超过了老对手微软,更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

或许与乔布斯相比,平井一夫并没有创造商业奇迹,如今的索尼股价也只是他上任之初的两倍,市值只有500多亿美元。2017财年索尼8.54亿日元,较之2011财年的6.5亿日元也没有实现翻倍。然而,乔布斯这样的商业神话几乎是不可复制的,平井一夫已经做到了他所能做到的——带领索尼扭转低迷和亏损的局面,重新走上增长轨迹。

而且,乔布斯重新回归时的苹果是一个产品单一的个人电脑公司,他只通过iMac这一款产品的热销就摆脱了破产的困境,为随后连续推出iPod等划时代产品奠定了基础。而平井一夫接手的索尼则是一个营收高达792亿美元的庞大商业帝国,而且索尼拥有八大业务部门,业务横跨影视、音乐、消费电子、金融、电子部件等诸多领域,各部门之间存在严重壁垒。平井一夫扭转索尼的挑战,比1998年的乔布斯要更为艰难。

当然,平井一夫扭转索尼并不是步步见效。在智能手机领域,索尼的市场表现几乎是惨败。2012年索尼还一度是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机厂商,但在厂商的强势崛起之下,到了2017年索尼已经掉出了全球前十。在过去的几年时间,索尼各项业务都在稳定增长,几乎只有移动业务是在不断亏损。过去六年时间,索尼移动巨亏了四年,严重拖累了索尼整体财报,也成为平井一夫治下的索尼唯一的缺憾。

平井一夫选择的接班人是和他一道扭转索尼的CFO吉田宪一郎。出售鸡肋PC业务的决策正是来自于吉田宪一郎。从某种意义来说,务实沉稳的吉田是过去五年索尼业绩显著提升的主要功臣,也是平井一夫选择执掌索尼五年就激流勇退的定心丸。至少可以预见的是,吉田领导下的索尼依然会延续目前业绩稳定攀升的良好态势。

58岁就选择退休,平井一夫带着标志性的微笑离去。他不是乔布斯,也不是盛田昭夫,但他却成功扭转了索尼,并让这个品牌再次成为了信仰。

标签: 索尼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