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平台裁员的根源找到了 传统组织就是“减

发布时间:2019-05-22 12:36   For:科技生活   阅读:

张瑞敏妙论3D打印:有了3D打印型组织的转型,才能真正实现3D打印技术驱动的大规模定制

1983年,美国人查克·赫尔发明世界上第一台3D打印机以来,3D打印技术到今天已经深入人们的日常生活。竞争优势领域的世界著名学者理查德·达维尼在新书《泛工业革命》中指出,3D打印技术的广泛应用将开启大规模定制时代。3月28日,理查德·达维尼教授来到海尔调研,在海尔,他看到了另一条通往大规模定制的模式——以人单合一理论驱动的海尔物联网生态模式。在调研中,达维尼一直坚持认为,通向大规模定制的路有两条,一条是技术路线,即3D打印;另一条是组织路线,即海尔COSMOPlat模式。海尔COSMOPlat模式是他见过的唯一的真正实现数字转型的模式,远远领先与世界其它企业。但在与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张瑞敏深度交流后,达维尼教授改变了看法,他说,我被您(张瑞敏)说服了,如果没有组织转型的支持,光凭技术并不能真正实现大规模定制。

张瑞敏认为,有了3D打印型组织的转型,才能真正实现3D打印技术驱动的大规模定制。

3D打印是大规模定制的必要条件,充分条件必须是支持3D打印的组织转型;

3D打印技术是“增材制造”,而3D打印型的组织也必须是“增才组织”;

传统组织是“减才组织”,海尔小微则是“增才组织”;

“减才组织”常见的表现是传统模式的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遇到困难时只有不断裁员或裁撤部门,“增才组织”的小微随着用户体验迭代持续动态整合一流资源。

张瑞敏却认为:“3D打印要做起来,必须配套‘3D打印组织’。”因为组织必须和用户交互,知道用户要什么,才能为3D打印提供方向。

达维尼最终也认可了这一点:只有从技术和组织两方面入手,3D打印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组织也应该是“3D打印组织”。3D打印是“增材制造”,传统制造是“减材制造”,传统组织也是“减才组织”,设置一个部门,召集一些人员,觉得不行了,就去掉一些人。

海尔的小微是“增才组织”,就像“3D打印组织”一样,每个人都有目标,只需要把自己的价值充分发挥出来。随着交互用户和终身用户的规模扩大以及用户体验迭代,在“增值分享”机制的驱动下,社会上、网络上的生态合作方自动汇集而来,趋之若鹜、不离不弃。

泛工业革命以3D打印为主,但3D打印的目标是为了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和体验。如果没有组织把技术和用户连起来,技术就会无的放矢。

而传统组织做不到这一点,因为传统组织太复杂,3D打印再好,企业找不到用户。只有组织改变了,才能和3D打印兼容,所谓兼容就是以用户为中心,满足用户需求。

传统工业企业和互联网平台都只有交易的顾客,互联网平台虽然可以给消费者提供海量商品选择,但无法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海尔的物联网生态模式是对互联网平台的升级和进化,因为海尔生态有别的企业都不具备的触点交互网络和去中心化的生态链小微群。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梯若尔指出互联网平台是双边或多边交易平台,张瑞敏和梯若尔同台演讲时提出多边融合生态的海尔模式,梯若尔也甚为赞许。所以,张瑞敏对来访的达维尼教授说,3D打印不但要离用户更近,甚至要跟用户融合到一起。没有“3D打印组织”,3D打印技术就不可能发挥作用。达维尼承认自己被说服了,他说,他写书时研究的美国企业案例没有海尔这种组织模式。达维尼主动邀请张瑞敏合作撰写一篇文章,以弥补《泛工业革命》的缺憾。

张瑞敏说,泛工业革命一定会到来,但必须配上泛组织革命。

记者的话:

查克·赫尔发明3D打印的契机源于一个偶然的发现,液体树脂暴露在紫外线下,会变成坚硬的物体,这就是“增材制造”的原理。“3D打印组织”也一样,以用户体验迭代为共同目标,在增值分享机制驱动下,生态链小微群就像星系一样,不断吸引不同行业的利益攸关方蜂拥至而至。最近,各大互联网平台接连爆出裁员消息,果然验证了达维尼和张瑞敏探讨的主题。传统组织就是“减才组织”,企业只要还过得下去就维持着,一旦出问题就裁员。这也就不奇怪了。

标签: 3D打印